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美食地图

老哈民间美食的发现者 哈尔滨饮食文化展馆

 
 
 

日志

 
 
关于我

本BLOG为《哈尔滨美食地图》官方BLOG。 《哈尔滨美食地图》是哈尔滨首份美食旅游专门指南,以传播弘扬哈尔滨本地美食文化,挖掘保护民间特色餐馆、小吃为宗旨。哈尔滨美食地图收录了以最具哈尔滨特色的“老道外小吃”为代表的老哈170余家特色风味,包罗了哈尔滨多元的饮食文化,所收均为老字号、特色食品、名小吃、民间人气餐馆等。采用精牛皮纸印制,设计古朴精美,极具文化内涵,集收藏性与实用性于一身,是哈尔滨第一品牌美食旅游文化产品。

杂谈新“三八饭店”  

2013-07-22 14:2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沉寂多年的“三八饭店”成为哈埠餐饮业的新闻话题,因为短短两年内,哈尔滨的大街小巷上竟然冒出了数十家“三八饭店”,近日的《新晚报》报道显示为33家。为了与老“三八饭店”区别开来,我们姑且称呼这些新开的“三八饭店”为新“三八饭店”。
       关于老“三八饭店”的历史,美食地图博客介绍的已经很清楚,这里不再赘述。据美食地图了解,如追根溯源,这些新“三八饭店”与老“三八饭店”不存在传承关系。老“三八饭店”早在1995年就已经把餐饮经营停止,2006年10月一楼的冷饮厅停业后更是彻底淡出了哈尔滨人的视野。
       第一家新“三八饭店”出现在老“三八饭店”彻底停业的五年后,即2010年10月,一个叫陈宇的餐饮从业者在道里工农大街群力新苑率先打出了“三八饭店”的招牌,并推出了“百爱母为大”的口号。陈宇此前在顾乡乡里街开有一家“筋头巴脑锅”,他之所以想到以“三八饭店”为名,是受到旁边“顾乡饭店”的启发。顾乡饭店是创办于四十年代的老字号,1956年经历公私合营后成为国营饭店,1990年因拆迁停业。2008年,现任店主赵记机缘巧合下将自己开的饭店改名为顾乡饭店,并请来顾乡饭店国营时期的老经理和老职工,恢复了一些传统菜肴,生意变的非常红火。陈宇于是在2010年将不温不火的“筋头巴脑锅”兑给赵记扩大“顾乡饭店”,自己经过深思熟虑后选择在工农大街开设“三八饭店”,开业后还在《新晚报》餐饮版刊登了广告。2011年后,不同前缀的“三八饭店”开始快速涌现。目前,陈宇的陈福记“三八饭店”在哈共有五家店面。
       老字号作为一个城市的历史遗产和财富,如能复业当然是好事。可是经过时代变迁,停业或消失多年的老字号往往不可能“名正言顺”的复业。“三八饭店”虽然是以 “傍老”的方式恢复,但总比彻底消失好,只要存在就有真正恢复的可能。如“范记永”和“松滨饭店”,如果不是因为老职工重新树起招牌,也许至今还不得见呢!
    “三八饭店”遍地开花的正面意义在于证明了老字号是有价值的,不是像有些人认为是过时的、跟不上时代了。希望这些新“三八饭店”们能真正传承老“三八饭店”的历史和菜品特色,经过大浪淘沙,成为哈尔滨人心目中名符其实的“三八饭店”。
 
杂谈新“三八饭店” - 美食地图 - 非常美食地图
2012年,陈福记“三八饭店”在《新晚报》餐饮版的软广告
杂谈新“三八饭店” - 美食地图 - 非常美食地图
 
附:2013年7月21日《新晚报》B05版——“三八”饭店复制滋味各不同
说明:转载该文,只为存档。关于文中有人自称三八饭店老职工,美食地图暂不认同,真的假的?晒出点真东西才叫人信服。
 
“三八”饭店复制滋味各不同(采访 本报记者 张鸣霄)
 
       两年前,早已停业的“三八”饭店注销了营业执照。神奇的是,两年后,哈尔滨的大街小巷出现了33家“三八”饭店。怎奈,“三八”饭店四个字已在山东被注册,让诸多“后起之秀”一声叹息之余,纷纷剑走偏锋“复制”老字号驰骋市场。
 
       赵记“三八”饭店、道外区“三八饭店”、旺仔“三八”饭店、老北方“三八”饭店……今年以来纷纷涌现。
       后起之秀们试图重拾我们这座城市的味觉记忆。在这场利益的角逐中,市场在不断洗牌,有的店火了,有的店挺着,有的店没了。我们只能美好地希冀:别像那些曾经走过、路过又最终错过的“小肥羊”、“爆烤鸭”一样,“三八”饭店,一路走好,不要徒留一声叹息。
       1、百家争鸣的新“三八”
        林林总总的新“三八”饭店,倚老卖新。它们的共同点是:什么人都可以开、什么菜都可以做,但都不知道最终能去向何方。
     “老字号”商标丢了
        一提起“三八”饭店,“老厨家”饭店经理郑树国多少有些沮丧。
        父亲曾在“三八”饭店当过主厨的郑树国,对“三八”饭店有着挥之不去的情结。去年年末,他先后两次到市工商局商标处和市商标事务所咨询,想注册“三八”饭店商标,但均告失败。
       因为“三八”饭店这四个字,早已在山东被抢注,对方没留下联系方式,商标网上只能显示出是一家在山东一个县级市里、面积不太大的小饭店注册了“三八”饭店。
       傍老店“三八”饭店扎堆开
       事实上,“三八”饭店并没有因无法注册商标而停止被复制的脚步。
       自从位于道外区靖宇街上的“三八”饭店于2006年10月歇业后,“三八”饭店的后人们、伙计们、厨师们,甚至与“三八”饭店毫无瓜葛的人,都企图走一条复制“三八”饭店之路。
       因商标被抢注,在我市单独叫“三八”饭店已无可能,但以“三八”为后驳名称的饭店,今年以来在我市扎堆出现。在太古街上,两年前出现了第一家“三八”饭店,到今年,这一条街上“三八”饭店已经有三家。而就在离太古街不远处的十四道街上,又一家“三八”饭店要开张了。
       张王李赵都开“三八”饭店
       在市工商局企业登记处查询,可以查到截至目前我市登记注册工商营业执照的饭店名称中,有“三八”字样的已有33家,这些饭店的注册时间从2011年2月起,直到今年5月7日。
       细瞧一下这些“三八”饭店名称,那真是百花齐放,有彭彭风味三八饭店、赵记三八饭店、高记三八饭店、老味道三八饭店、旺仔三八饭店、百姓三八饭店……,最多的,是在“三八”饭店前面加上“张、王、李、赵”。事实上,最早的“三八”饭店,在工商企业登记网上显示所属单位是“哈尔滨饮食服务集团公司三八饭店”,该饭店于2001年变更为集团公司,2011年7月19日注销营业执照。
       老职工们的怀旧情结
       扎堆也好,复制也罢。与“老字号”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后人们,正在积极找寻祖辈辛苦培育的“老滋味儿”。
       赵记“三八”饭店的老板赵凤田,其父辈是老“三八”饭店职工。他在店内不但复制了“三八”饭店文化,还保留了“三八”饭店的老菜锅包肉、酸辣汤、丸子等名菜。赵凤田坦言,他的店只是老“三八”饭店的改良,是想借这个店名来复兴“老字号”的餐饮传统。
       而原“三八”饭店职工赵新峰和厨师金喜辉,在太古街上也开了一家这样的店。虽然不断有人质疑赵新峰“三八饭店老职工”的身份,但赵新峰表示自己是1988年“三八”饭店的最后一批职工。因为怀旧,两年前,他重拾“三八”字号。他和郑树国一样,当初,也面临着无法注册商标的困扰。好在,地方政府给了支持,以“道外区三八饭店”的名称登记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
       试图重拾老味道的赵新峰,一直在努力经营着的自己的店。“三八”饭店的老菜他的店里都有,还有一些创新,菜品达200多种。他坦承,不仅仅是他,他的一些朋友也开了几家“三八”饭店,都是傍着他的店称为分店,他认可,但没有授权。“都是朋友,就不究那些了”。
       百家争鸣生死俱半
       种种迹象表明,“三八”饭店百家争鸣的恶果,是生死俱半。苟且生存的,郊益已大不如前。
       有人称太古街是“三八”饭店“重灾区”,一条街上有三个“三八”饭店。提及此,赵新峰连连苦笑。“现在什么叫‘最正宗’,我看这33家“三八”饭店谁也不正宗,我们都是在复制和仿制原来的老字号”,赵新峰直言。赵新峰清楚得很,那些面积有在三四十米,没装修、没老菜的“三八”饭店,和自己的店不是一个“重量级”,但那些小店,却无时无刻不在和他抢食着同一块已经不大的餐饮“蛋糕”。
       现在,赵新峰最担心的,是大家分食这块“蛋糕”,做到最后,如果大家都能做好还行,如果都做不好,“三八”饭店的品牌就会给做没了。今年初刚开张的道里区高记三八饭店经理于少波,连连喊“生意不好”,他认为,“三八”饭店扎堆开是影响他生意的最直接原因。而同样开了不长时间的媱福记“三八”饭店,在风雨飘摇的市场竞争中没挺多久就停业了,业主老媱的心中苦涩难以言表,他只是一再表示“我真是没法说了”。
 
        2、餐饮创业神话如何演绎
        有关门的,又有新开张的。每天,哈尔滨不大的餐饮市场上几乎都在演绎着“三八”饭店式的创业故事。
        老字号并不容易“傍”
        赵凤田在开赵记“三八”饭店之前,还开过全市第二家“老道外砂锅居”。但由于“老道外砂锅居”在我市扎堆出现,近两年的生意大不如前,只好转项开了“三八”饭店。现在,老赵又一次面临同质化竞争、生意不好的生死抉择。
   “老字号并不容易傍。”黑龙江省饭店协会副秘书长唐玉明亲眼见证了一家家雷同饭店的新生与消亡。他说,“傍”老店在哈市餐饮业是一种风潮,但真正能抓住“老口味”的还不多,大家都是在尝试、改良,谁能最后坚守住并重拾老味道,还要靠企业文化的发掘、老菜的传承等方方面面。
       缺的就是维权和创新
       还将坚持走下去的赵新峰,正在研究复兴“三八”饭店老品牌的大业。赵新峰坦言,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三八”饭店开得太多了。恶性竞争、同质化经营,会影响品牌的生命力。哈尔滨的餐饮人一定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不要只顾眼前利益。傍别人牌子可能短时间内可以节约成本,但不是终生制。现在,我们缺的就是维权,缺的就是创新。
       要傍“老”也要投资未来
       在全国性餐饮业发展“二次探底”的当下,许多哈尔滨餐饮业的行家里手,都在思考何去何从。
       经营“老厨家”的郑树国,就坚持着传统。他没有扩大经营,也没有搞加盟连锁,为的就是保持住“老字号”原汁原味的餐饮文化传承。就在半个月前,有一家饭店在“老厨家”前面加上“六特味”三个字开张营业,郑树国坚持打假,最终那家复制店被工商所摘牌。
       打假的成功,让郑树国对老字号的运营,有了更深的反思。他说,“老字号”成熟的经验、理念和固定的客源,可以作为一种资源来依傍,但又不能让这种依傍变成单纯的“卖概念”,而是要投资“老字号”的未来。他多次南下,找寻自家老店遗失在外的“老物件”,发掘老店的报道、影像、图片等,这些“老物件”和老故事,如今都在他的店内展示。
  评论这张
 
阅读(967)|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