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美食地图

老哈民间美食的发现者 哈尔滨饮食文化展馆

 
 
 

日志

 
 
关于我

本BLOG为《哈尔滨美食地图》官方BLOG。 《哈尔滨美食地图》是哈尔滨首份美食旅游专门指南,以传播弘扬哈尔滨本地美食文化,挖掘保护民间特色餐馆、小吃为宗旨。哈尔滨美食地图收录了以最具哈尔滨特色的“老道外小吃”为代表的老哈170余家特色风味,包罗了哈尔滨多元的饮食文化,所收均为老字号、特色食品、名小吃、民间人气餐馆等。采用精牛皮纸印制,设计古朴精美,极具文化内涵,集收藏性与实用性于一身,是哈尔滨第一品牌美食旅游文化产品。

网易考拉推荐

新华楼1946:三人小酌留下的历史谜团  

2012-11-17 14:1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9年从大陆到台湾的老报人陈纪滢(1908—1997)写过一篇回忆文章《记荣屋》,其中提到了哈尔滨历史上的大饭店“十楼一号”中的新华楼。这条线索,最早是看曾一智老师所写的文章“李兆麟将军在哈尔滨的足迹”中得知的,此文刊于2011年9月6日《黑龙江晨报》,文中“荣屋旅馆和新华楼”一节提到:陈纪滢对李兆麟备加赞美,并回忆了他与杨绰庵曾有三四次在水道街新华楼饭店请李兆麟吃饭的情景……”。

最近,在哈尔滨老乡于光远先生的博客里发现了陈纪滢《记荣屋》的全文,其中第十九节专门描述了1946年1月15日,陈纪滢与时任哈尔滨市长杨绰庵和李兆麟三人在“新华楼”小酌的情景,标题为“新华楼三人小酌”,这也是全文唯一提到新华楼的一次。由于陈纪滢的身份和历史原因,《记荣屋》中所记向我们展示了另一个视角,新华楼一顿简单的午饭,留下的却是一段不寻常的历史谜团。

 

现转载如下:

新华楼三人小酌

约在元月十四五日,我替杨市长邀好了李兆林到道里街一家名“新华楼”的大馆子去吃午饭。找了一个单间,一张四方桌,我三人各据一方,留着一方上菜。正好,只有我们这一批客人,无人打扰。叫了四菜一汤,另有花卷米饭。为了助兴,征得李兆林的同意,共饮半斤老白干。

“杨市长,我上回说的话,你考虑了没有?”

“兆林兄,”杨市长与我由这次起,对他改了称呼,以期彼此关系更接近一步。“您的话

我还有许多处不明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您的部队实际状况,您打算怎样?我能帮您多少?如何帮忙?请您不客气地说出来,以便我们考虑。”

李兆林吃菜喝酒的方式,也正如他的为人,不是那么斯斯文文地慢吃慢喝。一夹一大口,就把菜吃下去,好像也不细嚼慢咽。喝酒是一盅盅地,从不做抿状。

他压低了声音,机警地向门外观觑看。他的机警,我从第一次见他就察觉到了。说道:“我坦白告诉二位,我是联共,从来与中共没有联系。今天苏军要把我们归并于中共,我实在不甘心!我既阻止不了,只有我一个人牺牲,所以我希望中央把我的部队接收过去,我到南京去,政府给我一个工作,当然最好;就是不能,我也可以改行做生意,只要我的部队有着落就好了。”

杨市长接着问:“您究竟有多少人?”

李兆林把眼球一转,徐徐说道:“十年前,号称十二万人,前三个月还有八万,如今则剩下五万人了!”言下不胜感慨之意。又说:“吉林周保中方面也有四五万人,我们有联系。假如可能,我们一齐乐意投效政府!”

杨市长听后,不免迟疑了一会儿,遂说:

“这是一庄大事,非我市长权力能干预!”

“我非不知道,但愿透过您让行营熊主任知道。”李说。

“您能不能给我写一个书面的文件,以便我据实向上边报告?”

李毫不迟疑地回答:“不能!我们不可能有书面的东西提出来!”

我立刻插言道:“请市长回去考虑考虑再回答兆林兄。无论如何,我们要谢谢兆林兄的肺腑之言,这当然是机密事件,彼此尊重!”我们时时在留意门外是否有人偷听。

我也明知杨市长对于李氏的言语尚有怀疑,他的地位也非谈这桩事最合适的人选。然后我岔开话,谈到市府要办一张报,问他是否能帮忙?

“兆林兄,市政府想办一张报,您能否帮帮忙?”我说。

“我能帮什么忙呢?”“机器。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印刷机问题,我们不敢奢望要轮转机,只希望平版机有两三部就可了。其余排字间的铸字炉及铜模等都需要。”因为我知道至少哈尔滨有两家报馆,一家叫“哈尔滨日报”,另一家叫什么来着,我就忘了,被他控制着,他有绝对权力令这两家报馆匀让一部分机器出来。

他听我一说,就说:“明天我带你去看,他们能不能匀,我还没把握。”

然后,又谈了些闲篇,就散了。他仍乘他的汽车走去,我们仍乘市长车回市府。我对杨市长说:“李兆林的态度很诚恳,我看不出有什么玄虚,请市长多加考虑,如何报告熊主任。”

“嗯,嗯。”(《记荣屋》陈纪滢)

 

原文链接:http://aalijinwangzi.blog.163.com/blog/static/135272839201210983329870/

 

附录:

荣屋旅馆和新华楼

记得大约是13年前,我创办《城与人》专刊不久,黑龙江省社科院文学所研究院刘以焕先生送给我一份重要资料,这是上个世纪70年代台湾《传记文学》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记荣屋》,作者是原《大公报》著名记者陈纪滢。陈纪滢本为在吉黑邮政局(现为黑龙江邮政博物馆)工作的职员,同时兼《大公报》记者,1932年哈尔滨沦陷后随邮局迁往后方。1945年12月随杨绰庵来哈后,任哈尔滨市文化指导委员会主任。兆麟街(原水道街)哈尔滨市委招待所在日伪时期为荣屋旅馆(经理为藤井忠次,光复后被苏军逮捕),光复以后,国民党接收哈尔滨时,市长杨绰庵便率随员住在这里。在《记荣屋》这篇文章中,陈纪滢回忆了他亲眼所见的李兆麟与杨绰庵的交往,以及他对李兆麟死因的质疑。

据陈纪滢回忆,1945年12月26日晚7时,杨绰庵等50余个由重庆国民党方面委派的哈尔滨市政府官员,从长春乘车抵达哈尔滨,便住进荣屋旅馆。这是代理市长张廷阁(双合盛)与各界领袖商议后替新政府包下的作为市政府官员宿舍的旅馆,自此到1946年4月国民党撤出哈尔滨,所有由重庆来的国民党市政府官员都住在这里。

陈纪滢对李兆麟备加赞美,并回忆了他与杨绰庵曾有三四次在水道街新华楼饭店请李兆麟吃饭的情景,以及杨绰庵对李兆麟的评价:“这个人很特殊,有感情、有国家观念,也有地方观念;说真话、不虚伪、不矫情;说做就做,毫不含糊。”

杨绰庵曾在公祭李兆麟将军的大会上发表讲话,新中国成立后,杨绰庵被捕入狱,于1955年冤死狱中。这一冤案直到1982年才平反昭雪。

我发现荣屋旅馆的准确位置是在10年前,在这座典型的昭和时期日式现代建筑外墙上部的原匾额处,日文“荣屋旅馆”几个字还依稀可辨。曾以各种方式提出保护建议,也曾得到领导批示。然而曾见证过重大历史事件的荣屋旅馆已于2006年拆除——在所有专家和职能部门的一致反对下被拆除。新华楼饭店是哈尔滨著名的老字号,据史料记载应在新城大街(今尚志大街)原永安号饭店(后北来顺饭店)旁,早已拆除。陈纪滢记忆中的新华楼应该就是这个新华楼。(2011年9月6日《黑龙江晨报》李兆麟将军在哈尔滨的足迹/曾一智)

 

  评论这张
 
阅读(9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