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美食地图

老哈民间美食的发现者 哈尔滨饮食文化展馆

 
 
 

日志

 
 
关于我

本BLOG为《哈尔滨美食地图》官方BLOG。 《哈尔滨美食地图》是哈尔滨首份美食旅游专门指南,以传播弘扬哈尔滨本地美食文化,挖掘保护民间特色餐馆、小吃为宗旨。哈尔滨美食地图收录了以最具哈尔滨特色的“老道外小吃”为代表的老哈170余家特色风味,包罗了哈尔滨多元的饮食文化,所收均为老字号、特色食品、名小吃、民间人气餐馆等。采用精牛皮纸印制,设计古朴精美,极具文化内涵,集收藏性与实用性于一身,是哈尔滨第一品牌美食旅游文化产品。

网易考拉推荐

道台府后人聚首,炒虾泥鲜香味美  

2010-04-04 15:0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台府后人聚首,炒虾泥鲜香味美 - 美食地图 - 非常美食地图

2010年4月4日星期天出版的新晚报在第六版刊登了张育新的报道“道台李鸿谟与哈尔滨这座城市”。 3月21日那天,美食地图编辑有幸在在老厨家道台食府参加了此次聚会,见证了两位道台府后人的见面,并第一次品尝到“炒虾泥(虞臣虾泥)”。

道台府后人聚首,炒虾泥鲜香味美 - 美食地图 - 非常美食地图

道台府后人聚首,炒虾泥鲜香味美 - 美食地图 - 非常美食地图

现将“道台李鸿谟与哈尔滨这座城市”转载如下:

史学家认定,滨江关道是哈尔滨最早的“衙门”,在哈尔滨的历史上,有过几任道台。在哈尔滨的城史上,留下了他们各自不同的身影。日前,记者采访了滨江道尹李鸿谟的后人,寻找李鸿谟留在城史上的点滴印痕——

道台府后人聚首老厨家

渊源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由于祖辈的渊源,可以让两个素昧平生的后辈,在祖辈的照片前晤谈甚欢。日前,在花园街上一家古色古香的传统老店里,两个与道台府渊源极深的人,说着自己先人的故事,成为一见如故的朋友。

在黑龙江大学历史旅游文化学院副院长李朋教授的记忆中,他的曾祖李鸿谟与哈尔滨这座城市是一种共生的关系。李鸿谟长期在哈尔滨主政,也将他们这一支血脉留在了哈尔滨。道台府首任膳长郑兴文的后人郑树国,一直在哈尔滨当厨师。作为四代厨艺的传承者,郑树国是国内厨艺界最年轻的特级大师。历史上,李鸿谟与郑兴文因为都有一位俄罗斯籍夫人,两个人都通俄语,而相交甚好。现实中,一直致力于研究哈尔滨历史文化的何宏先生,成为他们重孙辈见面的牵线人。

为了这次聚首,郑树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还特地买来江虾,做了一道曾祖日记中记载的“虾泥”。这道“虾泥”菜是李鸿谟心血来潮的创造。据郑家日记记载,一年秋天,李鸿谟在江边散步,看见刚捞出水的鲜活的江虾,吩咐郑兴文把江虾洗净,在石臼里捣成虾泥,之后加鸡蛋葱花面粉调口,用文火炒熟成菜。吃着曾祖创制的菜肴,李朋不由得连连点头。何宏先生说,这道菜可以取名为“虞臣虾泥”。虞臣是李鸿谟先生的字。

说到祖上的渊源,郑树国忆起李鸿谟给郑兴文的题字。李鸿谟赞赏郑兴文的厨艺,先后给他题写了“鼎鼐功深”和“治味方家”,落款分别是鸿谟和虞臣。据郑树国的父亲介绍,1920年,郑兴文因年高体弱离开道台府,在埠头区俄国街(现道里区西十道街)开了老厨家餐馆,将李鸿谟当年的题字制成匾额,悬于店内。很多上年纪的食客都品评过这两幅字,遗憾的是两块牌匾在文革中被焚毁。如果保留至今,将是难得的文物。

据郑树国的父辈介绍,李鸿谟在哈尔滨公务之余,还搞过一次“官膳切磋会”,地点在滨江第一楼。当时的《盛京时报》曾经提到过此店,具体地点现已不可考。李鸿谟专门请来了孔府厨头张昭增,还有东三省各衙的厨师长,在哈尔滨比手艺。张昭增制作的大多是海鲜为原料的山东菜式,郑兴文制作了全鹿宴,还有中俄“合璧”的菜肴。官厨们觉得这个活动有创意,提议定期交流,取名为“官膳厨会”。这次官厨会留下一个误会——闯关东的山东人很多都会做锅包肉,让人疑惑锅包肉是从山东传来的。其实,锅包肉是张昭增带回山东,在山东广为推广。锅包肉,属于哈尔滨厨艺的“出口转内销”。

哈尔滨历史上的李道台

据哈尔滨经济文化研究所的高振凌考证,李鸿谟是山东烟台宁海人。1886年,李鸿谟进入当时中国最好的外交学院——京师同文馆俄文馆,学习《万国公法》及外交交涉办法,之后作为政府官派的第一届出国留学生,到俄国圣彼得堡留学,是较早的科班出身的外交官。

走上官场的李鸿谟,第一个得意的手笔是调停日俄战争。日俄战争后期,军事上处于劣势的俄国顽强抵制日本的媾和条件,让日本人进退两难。李鸿谟接洽日俄双方,说服俄国军队放下武器。这件事办得漂亮,上峰满意、俄国满意、日本也满意,日本天皇因此授予他一枚二级勋章。此后李鸿谟跟随黑龙江铁路交涉局总办宋小廉,来到黑龙江铁路交涉局,处理中东铁路及其附属区域与俄国间的交涉事务。

1908年,霍尔瓦特代表的俄方势力得寸进尺,在哈尔滨实行《哈尔滨公共治理地方章程》,借着这个流氓章程,逮捕中国官员、摧毁农垦局、查封华商店铺,中方的正当利益,面临全部丧失的危险。时任黑龙江铁路交涉局总办的于驷兴,与霍尔瓦特多次交涉都不得要领,最后交由前任总办宋小廉会同李鸿谟与俄方磋商。磋商结果令中方较为满意,草拟的六条办法中,尽可能地保护了中方在中东铁路上的利益。1910年,李鸿谟接任于驷兴,任黑龙江铁路交涉局总办。1914年,是李鸿谟仕途的最高峰,身兼哈尔滨交涉员、吉林铁路交涉局总办、滨江道尹。

在国力羸弱的时候,办外交格外吃力,所以哈尔滨的早期官员,大多具有办理外交事务的特长。李鸿谟凭借着一己之力,小心地维护着国家和民众的基本利益。李鸿谟在政坛上最辉煌也是最后的一笔,是收回了哈尔滨的“设警权”。1917年8月,根据李鸿谟与霍尔瓦特达成的条件,驻守扶余的中国军队,换上“警察服装”,以保护“在哈侨民”的名义,组成中方“商警”,取代了俄国巡警。在收回“设警权”的问题上,李鸿谟与吉林省长郭宗熙意见不统一,被郭宗熙上文中央,免除了李鸿谟的各项职务。当年的《远东报》采访李鸿谟,李鸿谟表示:“交替竣即赋归田,不想做出山之想”。1917年12月,李鸿谟以中华民国北京政府外交部特派员的身份,与詹天佑等人,赴海参崴参加西伯利亚会议。

如今,在哈尔滨提起李鸿谟,如果不是专门从事城市人文历史研究的专业人士,已经很难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李鸿谟在哈尔滨的留痕

一个在城市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一定会在这个城市留下自己的痕迹。李鸿谟在哈尔滨这座城市中,就留下了自己独特的痕迹,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漫漶消解,不为人所知。

记者手头上有一张老照片,上面矗立一个简易牌坊,上面写着新市街的字样。据介绍,新市街区别于老市场,是李鸿谟一手操办的。当年,在新市街立起的两座牌坊,就是李鸿谟为兴旺地方商业而建。据何宏先生介绍,在1916年9月22日的《远东报》上,印有:“本埠东四家子开放街基,建修市场,现正着手丈量以便分领。闻刻经地方官商议定为振兴地面起见,凡发放之地,限于明年内一律建修,该地即命名为新市场,并在与傅家甸分界处建立牌坊两座,以示区别。”现在,新市街的牌坊仅能在照片中看到。

据高振凌介绍,李鸿谟对哈尔滨的另一个贡献,是倡导参与捐建了滨江县立女子高等小学。大约在1915年前后,李鸿谟与哈尔滨的士绅一起,捐建了哈尔滨第一所女子高等小学。这所小学一度非常知名,并在袁世凯做大总统期间,李鸿谟因此获得总统二级勋章。之后,女子高等小学的校舍成为正阳北小学。记者随后来到道外区北八道街,找到了位于此处的滨江县立女子高等小学原址。院子里阒无一人,显出一种破败的样子,看起来被废弃了很长时间。记者探寻学校的旧影,只在门楣处发现,依然隐约可见的“滨江县立女子高等小学”的斑驳字痕。

退休后的李鸿谟,在哈尔滨买房置产,与故交旧友诗书唱和,与宋小廉、马忠骏等喝茶叙旧。李鸿谟的书法在当时赫赫有名。据高振凌介绍,李鸿谟书写的中堂《兰亭集序》,在当时已一字千金,达官显贵富商大贾,都以拥有李老先生的中堂为荣。在道外南七道街与靖宇街交口的西南角的宅院,就是当年的李公馆。记者寻访到李公馆旧址,这里已经成为二级保护建筑。记者询问一楼从商的业户,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宅子的旧主是什么人,只知道是个当过官的大人物。李公馆是典型的中华巴洛克建筑,上面浮雕有传统的文化符号,已经显得斑驳与沧桑。据记载,李鸿谟就在这里度过自己的晚年,并在此谢世。据李氏后人介绍,李鸿谟性格豪爽,晚年以教孙儿书法为乐。每年春节期间,艺人们到李公馆门前献艺,李鸿谟都会在家人的搀扶下来到阳台,观看艺人们的表演,抛下大把赏钱。记者看着斑驳的阳台,脑海中似乎有一个耄耋老者,正在向车水马龙的城市微笑。

李鸿谟故居的“旅游开发”

李鸿谟旧居与滨江管道衙门咫尺之遥。说起保护建筑的开发与利用,高振凌认为应该从整体上把握。2005年前,哈尔滨市大手笔地重建了“滨江关道”。但这里有一个问题,由于缺乏点线面的整体关照,重建的滨江关道虽然为老道外支撑起了一个文化支点,但由于没有关照到周围建筑,没有在内涵上与其他景观相互联系,在“旅游开发”概念下,只是一个文化“景观”。

李鸿谟故居和其所在的街道,与滨江关道关系密切,这条街道上中华巴洛克老建筑密布,是当时哈尔滨名流的聚居地。中国官员大都将居所选择于此,才在道台府周围形成这么一条颇具特色的“中华巴洛克”建筑街区。从历史文献、图片中可以了解到,哈尔滨开埠之初的政治、经济、文化深受西方文化影响,在哈的地方官员都是清末至民国期间第一流的“外交精英”、实干家,大多精通俄语及其他外语。他们有深厚外交背景,在国外工作生活多年,生活较为西化。此外深受儒家传统思想影响,热爱国学,在诗赋、书法上很有造诣。高振凌认为,鉴于李鸿谟故居本身及其附近的建筑、街道、设施具有的重要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可以将李鸿谟故居及其所在街区保护、建设与开发,定位为滨江关道文化加以研究与利用。

对于开发保护李鸿谟故居,高振凌提出了自己的设想。

第一,扩大舆论宣传,深化对李鸿谟及其故居的宣传力度;第二,由省市主管部门设立专项研究项目,由相关的专家、学者承担,加强相关研究,提供理论和相关信息支撑;第三,结合文化遗产保护的实际,派驻专人对李鸿谟故居(对外宣传可用李家公馆)进行必要修复;第四,在省市主管部门的协调下,由文管站出面,协同房产、户籍等部门,进一步摸清李鸿谟故居所在街道的历史背景、现有住户的情况,提供相关数据;第五,进一步丰富李鸿谟故居内的实物,并将道台府内原本反映道员日常生活的文物改放在李鸿谟故居内。

高振凌认为,李鸿谟故居可以分流道台府的部分文化意义。游人在观看完传统衙门后,可以继续来李鸿谟故居观赏当时在哈官员的欧式生活,观赏故居周边充满异域特色的中华巴洛克街区。这样游客一方面可以更好地体验哈尔滨的政治文化的“中西合璧”的历史,另一方面,也可以更好地理解当时多元文化背景下上层“哈尔滨人”的生存状态。由李鸿谟故居作为一点,整条中华巴洛克街道作为一条线,与道台府相关联,将整个道外区作为传统文化的面。这样的景观组合,可以使道外众多的文化遗存得到有效联系,以扩展老道外的旅游开发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1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