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非常美食地图

老哈民间美食的发现者 哈尔滨饮食文化展馆

 
 
 

日志

 
 
关于我

本BLOG为《哈尔滨美食地图》官方BLOG。 《哈尔滨美食地图》是哈尔滨首份美食旅游专门指南,以传播弘扬哈尔滨本地美食文化,挖掘保护民间特色餐馆、小吃为宗旨。哈尔滨美食地图收录了以最具哈尔滨特色的“老道外小吃”为代表的老哈170余家特色风味,包罗了哈尔滨多元的饮食文化,所收均为老字号、特色食品、名小吃、民间人气餐馆等。采用精牛皮纸印制,设计古朴精美,极具文化内涵,集收藏性与实用性于一身,是哈尔滨第一品牌美食旅游文化产品。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历史小说《滨江膳祖》(二)   

2009-12-18 16:0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在与达官贵人同桌吃饭的三贝勒,突然发现对面桌上一个人的背影,非常熟悉,便停下筷子,凝神地望着。当那人回过头来,也看到了他。那人急忙将手指放在唇边,轻轻摆动着,示意不要出声。三贝勒答以微笑,表示明白。便起身走到另一餐桌旁,向正在作陪的郑兴文耳语着什么。郑兴文先是一惊,随后变作满脸微笑,向那客人望去。虽然那中年客人也是衣着华丽,可是却没有一般达官贵人的俗气,那锐利的目光里流露着聪睿,和善里还带着几分阴郁。郑兴文走到他身边,恭敬地递上菜单:“请爷点菜”。那人接过菜单,一看全是鲁菜,而不是他常吃的宫廷菜,甚是欢喜。便说:“请你随你给我安排四菜一汤。”“好!请爷稍候。”郑兴文说了这么一句,便满心欢喜地亲自下厨去了。其实把天大的高兴,憋在肚子里,也是很难受的。光绪皇帝能微服来到老厨家,可又不能与别人说,这是三贝勒特别叮嘱的。这种兴奋,只能促使他亲自切墩、掌勺……他自信这是他做的最好的四道菜。

戊戌政变后,光绪皇帝一直被慈禧太后囚禁在瀛台,不仅维新变法流产,而且失去了谭嗣同、康广仁、杨深秀、杨锐、刘光第、林旭六君子,康有为、梁启超也流亡日本,珍妃亦被他们推入井中,翁同龢被罢职,遣送回乡……连个说话的知心人也没有了。就这样在孤独苦闷中,度过几年。今天是他的生日,经再三奏请,赶上慈禧太后心情愉快,就特准他外出,据说这是他被囚禁后,惟一的一次出宫。除了随身的太监,那是西太后的亲信,还有藏在暗处专门监视他的太监,以防他再与新党联系。

 

按照三贝勒在耳边的叮嘱,郑兴文亲手制做了金豆黄鱼(黄花鱼焖黄豆)、酱爆肉丝(配葱丝、黄瓜丝和荷叶饼)、青酱茄子、煨白菜(用老母鸡汤、肘子汤、并加干贝)白玉藏珍汤(将鸡腿的骨抽去,放入蘑菇馅,掛蛋泡糊炸制后,再加汤炖,置入少许姜、蒜丝),并亲自端到那位贵人的桌上。先是菜的香味,使他兴奋得闭上了眼睛,仿佛闻到气味就是一种享受。这些晕素搭配的四菜一汤,是光绪在宫中不可能吃得到的。和山珍海味有着天壤之别的滋味。郑兴文站在旁边,看得非常清楚,当他挟起第一条小鱼放入嘴里,脸上马上露出笑容。“嗯,好吃,真好吃。”郑兴文也报以会心的微笑,深深地一辑:“谢爷夸奖!”

那客人边吃边发表着议论,“我怎么没吃过这么好的东西?”郑兴文一直站在一旁,看他吃饭,最后,他掏出一颗金元宝,放到桌上:“这是我的赏金,以后我还要来。”郑兴文连连摆动双手:“这赏钱,我是万万不能收的,只要爷能来,就使我这小店棚壁生辉了。”

那客人佯怒地说:“你若敢不收,那我可要处罚你了。”郑兴文马上陪笑地说:“莫非您非逼我跪下磕头:谢主龙恩不可吗”还诡秘地眨了眨眼睛。

“你这鬼小子太聪明了!”说着拍了一下郑兴文的肩膀,起身走了。

邻桌的几位客官也马上站起跟着走了,郑兴文送到门外,只见门外三三两两散步的人们也汇聚到一起,跟在后边。

“当个皇帝也不容易啊。”郑兴文望着远去的人们,发出感叹。

 

这天,二楼大厅里,来了一个小个中年人,看了看伙计递上的菜单,摇着头用不男不女的尖声说着:“哎呀,这些宫廷菜,我全吃腻了,不想再吃了!来点什么呢?这么着,给我来一碗清汤面,别放肉。”

“爷,我们这里……”,伙计还没说出下边的词,从后边走过来的郑兴文,拽了一下伙计的衣服。“好了,爷,马上给您做面。”原来从此人进门,便引起了郑兴文的注意。因为此人太不一般,玩世不恭的神态,眼里流露一股邪光。于是郑兴文跟上二楼,并挡在伙计前边,他们老厨家从来不卖的面条,可是这回郑兴文却应了下来,还亲自下楼,告诉后厨里的大徒弟李德贵:“用鸡汤,放菠菜,别放肉,精心细做。”德贵琢磨着,既然是掌柜亲自安排,可见不是一般客人,那一碗素面,又怎能端上桌呢?他望着郑兴文的后影,终于说出了“嘿,有了。”他自己作主,打进了两个鸡蛋。不一会,他便叫勺了。

“热汤面来了。”一个伙计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到那位客人的桌上,不料。那客人望着碗里两颗荷包蛋,勃然大怒,瞪大了眼睛,破口大骂:“老子没有,也不用你来告诉我。肏你奶奶的。”“哗”的一声,餐桌被推翻,破碎的碗、茶杯、面条,堆了满地,餐厅里的中外客人全都惊呆了,目光一致盯着那位打翻桌子的爷,见他仍在愤怒地大骂:“老子缺蛋,也不用你给我补啊!来啊!”一声呼喊,从外拥入十几个穿官服的人,“给我砸!全给我砸了!”这帮家伙如狼似虎,把餐厅里的镜子、饭桌、名人字画…….顿时变成狼籍一片…….客人们纷纷外逃…….

正在后院郑明泉房间里,与父亲唠喀的郑兴文,见一个伙计慌慌张张来找他:“坏了!坏了!可能是客人对鸡蛋不满了,把餐厅砸了。”郑兴文听了,马上就明白了事情的来由,马上跟伙计跑到二楼,对着那客人,一抱拳说:“请公公息怒,都怪小人眼拙,给您上错面了。”

“还算你小子能后反劲,早干什么来着?晚了,我一会就派人来把你这店封了。”

后灶里,德贵后悔得不停打自己的耳光:“为什么这么欠手,放什么鸡蛋!”打得脸庞红肿。

站在街头远处,看热闹的秦泰兴灾乐祸,一脸奸笑,悄悄地走了。

 

下晌,一队骑马的官兵,停在老厨家门前,不由分说,将全部客人和厨师伙计赶出餐厅,贴上盖有九门提督大印的封条,并宣布因违反大清律,查封老厨家,并永远不许再开业。贴完封条,官兵扬常而去。惊慌的客人们站在街上,疑惑不解。师傅和伙计们当然知道其原因。然而也是百般无奈。郑兴文首先想到三贝勒。可是他早在一个月前,被派往新疆任玉田县县令了。

那砸老厨家的太监,叫桂怀,人们背后都叫他“鬼坏”。原来他是小德章手下的小太监。小德章被处斩后,他逐渐受宠,王爷、大臣要晋见西太后和光绪,都须经他呈报。他若不报,休想面圣。九门提督和他打得火热。一天,他们在泰华楼吃饭,九门提督说:“三贝勒参加义和团,不仅不认罪,而且还打了我的手下,说是错抓了他,他是经过那里,被裹了进来。后来,他去老佛爷那里,给郑家说情,正赶上她老人家心情好,就准了。可是我这口气难咽。”

泰华楼老板秦泰放下筷子,也有满肚子的苦衷:“自从老厨家开张,我这里就一天不如一天,不光客人减少了一半,连李大个子也到他那去了。”

桂怀听了,马上就翻起三角眼:“这好办,我去找碴,给他封了。”

不料,九门提督却摆着手说:“慢,有三贝勒在,他就有靠山。近来,我正派眼线盯着他的行踪。他不光去一些四合院,连一些大杂院也去。这里准有事。老佛爷曾特别叮嘱我,要我盯着这些青年贝勒。就凭对他的怀疑,就可以把他外放。”

秦泰听了,十分高兴,便起身向二位敬酒:“多谢两位,事成,秦某必有重谢。”

“好说,好说。”

九门提督说:“这易如掷盅。”说着,便把酒盅摔在地上,“叭”的一声,把酒盅摔得粉碎。随后他们发出一阵奸笑。

果然,半个月后,西太后将三贝勒派往新疆,说那里缺少年轻有为的官吏,认为他最适合,而且又是皇族,真正的理由是他行踪诡秘,有秘密结社的嫌疑。

这件事引起几个下朝的大臣的议论,他们边走边说:“连玉门这么个小县令,也要西太后她老人家亲自下旨?”话里充满了疑问。

“近两年来,年轻人秘密结社的很多,稍有嫌疑,不论何种宗旨,都要处置,只是方法不同。”另一个大臣回应着说。

 

郑兴文在老厨家为三贝勒饯行的消息,又被眼线报告给九门提督,于是,他们加快了捣毁老厨家的阴谋。

1907年春节,郑氏家族在京大聚会,连在哈尔滨滨江关道及任职的郑恭明,也因赴京觐见,顺便都赶来参加了聚会,地点当然是郑明泉家,前边的“老厨家”被封了多日,不能在那里进行。分东西两屋,东屋是小孩和妇女,西屋是男人。屋里充满了羊肉的鲜香味和热气。他们边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边议论国事、家事。谈及“老厨家”。

 “我那里是缺人手,可是当官厨,不如自己开饭庄挣钱多啊。”郑恭明把刚挟出来的一片羊肉放在碗里说着。

坐在一旁原不说话的郑明泉,这时停下筷子,却出来拿主意了:“开买卖是能多挣点钱,但这年头,兵荒马乱的,生意也不是好做呀!这不,茶庄、饭庄全被封了。如果有机会,做官厨,就让兴文去吧。恭明,就让你费心了。”

郑恭明听了,高兴地说:“大叔,让兴文去我那里,我是求之不得的,有他那样的高超手艺,到我那里肯定能当膳长,是不是有点大才小用了?”

郑明泉接去说:“哎呀,你快别客气了。”

“好,那就等我的信吧。”说着,郑恭明热得脱去了大棉袍。

“多谢了,请让我敬一盅。”郑兴文端起酒盅。

 

原来光绪三十一年(1905)正月初四,朝廷根据吉林将军达桂、黑龙江将军程德全的奏请,朱批设立哈尔滨关道,专办吉江两省对俄交涉,稽征关税,并统辖依兰府一带地方。正四品,赏二品花翎,杜学瀛出任首任道员,郑恭明为同知。但郑恭明却是受达桂将军的委派,先期筹建官邸,由于提前完成任务,达桂将军奖励他一个宅第,在道台府北街。他答应的事,杜学瀛当然都会同意。

 

北京的冬天并不冷,地上往往都不结冰,就是下雪也存不多长时间。当郑兴文依依不舍地给父亲磕过头,倒退着向马车走去,郑明泉拭着老泪,向儿子和众人挥手:“保重啊,一路平安。东北可比北京冷多了,千万别感冒。” 他心里暗暗地思忖:这辈子还能见面吗?不禁心中隐隐作痛,咳嗽起来,身边的李大个子忙扶着他。郑兴文望着老父亦是心痛,止步不动。西下的夕阳余辉,似乎又给这里添上几多悲凄。就在这时候,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辆带蓬的马车飞驰而来,引起所有人的注目。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当掀起帘子,从车上跳下一个年轻的女子。郑兴文脱口喊出:“啊?是翠兰!”给他带来了想不到的惊喜。

原来是李大个子去了恭王府,给翠兰送了信。今后能否再回北京,或者是多少年后,再回来,都是不能预测。虽然三贝勒不在北京,但福晋还是通情达理的,而且也略知翠兰和郑兴文的事。她便让翠兰自己拿主意。不料,平素文静的翠兰,竟爽直地问:“福晋,我能跟他走吗?”福晋明白了她的心思,便说:“只要你认为他人好就行。”

于是,翠兰给福晋磕了个头,便带着福晋赐给她的银两和衣物急忙赶来了。郑兴文和翠兰相向奔来,可是跑到近处,却停下了,他把翠兰领到父亲身边说:“这是翠兰。”翠兰随即给老人磕了个头,郑明泉又是高兴,又是着急,真是不知所措了:“哎呀,这,这可怎么好?”

翠兰倒是大大方方地说:“爹,时候不等人,一切从简吧。”

郑明泉听了非常高兴:“真是懂事的孩子。连堂都没有拜,这可太委屈了你。天快黑了,你们赶紧赶火车去吧。”老泪纵横地叮嘱着。

 

于是,这一支厨师队伍从东四出发了。郑明泉望着马车逐渐消失在夕阳的金色里。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